土方十四锐

谁能赐我个脑子_(:з」∠)_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吧!



春节期间的日子过得飞快,大人忙着拜年送礼打理人情,小孩子拿了压岁钱转眼就没了影,也不用大人操心照看,满京城的逛吃去了


花府上下都觉得最近二少爷反常的很,平时闲都闲不住的一个人,大过年的却是哪也没去,除了帮着招待招待客人,就是把自己关在屋里,要么发呆,要么就蒙着头睡觉


花父虽然感觉出来他有点不对劲儿,但奈何忙的四脚朝天,实在抽不出心思来管他,索性就不管了,这么大个的小伙子了,有点心事也正常,什么心思都没有才是要坏菜


就这样一直到了正月十五的元宵佳节,花家全家出动上街游玩,花无谢即使没心情去凑那个热闹,也不好扫了一家子的兴


花家众人商量好分开行动,最后在花家名下的一处酒楼汇合,花无谢跟着自家大哥和三弟逛了几步,觉得他这盼星星盼月亮般盼了一整年的元宵盛会,什么灯会,猜谜,庙会,如今看来都稀松平常的很,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便借口说口渴,直接回到酒楼等着了


“公子,咱们都绕了三圈了,还不回府吗”

不为跟着齐衡逛的腿都软了,看到齐衡还要往上凑,忍不住可怜兮兮的开口道


“回什么府,还没逛够呢”

齐衡手里拎着好几盏花灯,引得路过的小孩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活像个卖灯的


疑似卖灯的齐小公爷其实是来这试试看能不能碰上盛六姑娘,盛六姑娘没碰上,倒是快把不为腿逛断了,齐衡看不为实在是走不动了,便指着前面一家酒楼道“过去歇歇脚吧,正好我也渴了”


不为大喜“多谢公子疼我”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便走不动了,前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吵吵闹闹的围了一圈,堵的水泄不通


“前边怎么了”齐衡皱了下眉


不为凑过去打听了一圈,回来跟齐衡说道“好像是那家酒楼有一位客人吃了三十两银子的席面,偏说掌柜只跟他报价了三两,他说是掌柜的说错了,他就只付三两”


“这时候人多口杂,这么喧闹,不论是掌柜的说错了还是他听错了都是很有可能的,就算真是掌柜的说错了……也,也不能白吃人家的啊”


齐衡听了这事,有些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人如此不讲理


“我看呐,说不定这掌柜的既没有说错,那泼皮也没听错,就是故意赖账呢”


“没人管吗?”齐衡问道


“怎么管啊,巡街的衙内此时还不知道在哪,那一伙人身强力壮的,谁愿意出头啊……公子,咱换一家吧,这类腌臜事,脏了您的眼睛”


“不行”齐衡轻声说了一句,拨开人群,往前挤了两步


“哎公子!”

不为立刻跟上去,护着齐衡挤到了最前边


一个老伯扯着一个壮汉的手死活不松开,苦苦哀求他把钱付了,那大汉并不理睬,用另一只手依旧和同伴大碗喝酒,大声说笑


齐衡心生不忍,把荷包里的碎银子全倒出来交给不为,“把银子去给那老伯吧,怪可怜的”


不为应了一声,刚要去,只见那大汉突然一扬手打翻了一只酒碗,将老伯推到在地


不为连忙护着齐衡往后退了两步,还没来得及上前,齐衡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中挤出来,上前扶了那位老伯


花无谢扶着老伯坐下,轻声安慰了两句,转脸问那大汉

“你给钱不给”


那大汉也站起来,扬着下巴问道“关你什么事,哪来的……”


花无谢冷笑了一声,二话不说抄起手边的长板凳就抡了过来


人群齐齐发出一声惊呼,害怕被殃及池鱼都纷纷往后退去,只有齐衡一个不仅不走,甚至还有点想要往上凑的意思


“公子,公子!”不为拉住他,“你干什么去!花家少爷有武功傍身,自是不怕,你往上凑不是找打吗!”说着把他往后拽


齐衡被他拉着走了两步,觉得他说的有理,但是没走远,对花无谢仍然放心不下


花无谢这几天因为齐衡的事,自己跟自己生气生出一肚子邪火,想着出来走走好歹能散散心,却不成想遇上这泼皮无赖在自家租出去的铺面上闹事,他这火顺着喉咙噌的窜到了头顶,瞬间就着了


他手里抄着凳子,心想,先打了痛快再说


齐衡远远看着,觉得花无谢这几日不见似乎瘦了些,浅色的大氅一拢,面对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更显得势单力薄


板凳抡在那人身上应声而裂,他的同伴提起棍子超花无谢当头劈下来,花无谢踏上桌子借力飞起一脚踏在来人胸膛上,劈手把木棍子截了下来,那根普通的木棍在他手里当长枪似的舞得密不透风,他被那大汉和几个同伴团团围住,却依然游刃有余,一招一式行云流水般的好看,大氅宽大的袖子划过一个半圆,他提棍在来人胸口一顶,大汉顿时倒飞出去,撞倒了一排桌子,仰倒在地,哼哼唧唧的再也爬不起来


花无谢随手把木棍一扔,从几个人身上掏出了零零散散的三十两银子,交给老伯


周围人群响起一片叫好声,齐衡站在人群中间使劲的拍着巴掌叫好


花无谢看过去的时候他正挂着“我为你骄傲”的超大的傻笑,拎着一排被他鼓掌晃得花枝乱颤的花灯,一点也没有京城第一美男的气概风度了


花无谢一下子傻了,之前完全没注意到齐衡也在这,现在只觉得眼中除了他在也容不下别的什么,这个只为他而欣喜的齐衡,简直夺去了灯会上所有斑斓的色彩,齐衡的眼中似乎总有星辰,当他只一心一意望着自己的时候,像是要把漫天星光都拱手送出


花无谢一时痴了













此时应响起一首知否知否?

行了我自己把我自己叉出去_(:з」∠)_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吧!


年关将近,盛家的书塾放了假,庄学究叫他们出了正月再回来上课

这下子花无谢可美了,终于不用每天跟晨昏定省似的来见庄学究这张布满了褶子的脸

齐衡却不见得有多高兴,因为一放假就见不着六妹妹了

花无谢把他这活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模样看在眼里,不禁叹了口气,这以后还不被他家娘子吃的死死的

下了课,花无谢便一直拉着齐衡说话不让他走,把齐衡整的一头雾水,看出来他是要拖延时间却不知他要做什么

直到盛明兰那边收拾好了东西,低着头朝着门口来,花无谢这才松了手,拍拍齐衡的肩膀,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脸“我先走了,初一再上你家拜年去”

齐衡脸皮微微一红,感激道“你尽管来,定好茶招待你”

花无谢挥挥手,带着文山蹦跶着走了

转眼到了大年初一,街道上都是昨夜三十放的炮竹的红色纸皮,大户人家门口一清早就打扫干净了堆在一旁,倒也喜庆应景

花无谢跟着花父来到齐国公府的时候,时候还尚早,齐衡可能是守岁的缘故,看着没大有精神,看到花无谢来了,眼睛亮了些,赶忙招呼下人上茶

花父和国公一见如故,聊的很是投机

齐衡和花无谢在旁边陪着乖乖坐了一阵,实在无聊,花无谢趁着自己父亲和国公爷停下来喝口茶的功夫,赶紧插嘴道“父亲,时候不早了,待会还要去盛府拜年,孩儿看您和国公爷这么聊的来,不如让孩儿自己去吧”

齐衡紧跟着道“无谢说的是,正好孩儿也要去盛府拜年,正好和无谢一道”

花父笑道“那好,你们俩早去早回”

花无谢笑嘻嘻的应了“多谢父亲,好些日子没见到盛家哥哥和几个妹妹了,早就迫不及待了”

花父笑骂道“你个皮猴子,多跟人家小公爷学学,张嘴闭嘴的就是人家姑娘,也不知羞”

“盛家的妹妹都是仙子一般的,还不准我们这些凡人过过嘴瘾了?”

众人哈哈一笑,都知道花家这个老二是个天真活泼的,并没有言语上轻薄的意思,全当个逗乐笑话听了

平宁郡主接着这个话茬问道“听说盛家是有三个女儿的?”

齐衡心里一跳,张张嘴想说什么,被花无谢隔着袖子扯了一把

花父接道“是有三个姑娘,无谢回家来总是提起,盛家书香门第,清流人家,想必几个姑娘都是教养极好的……”

俩人听着家长又聊的火热了,便行了礼悄悄退了出来

“谢谢你帮我在父母面前给六妹妹说好话了”
齐衡朝花无谢微微行了一礼

花无谢立马扶住他,笑话他道“咱俩谁跟谁啊,谢什么,我说过了要帮你,自然会帮你”

齐衡很快的笑了一下,“以后可能用不着再帮我了,前几日六妹妹拒了我,认真的拒了我”

花无谢这才反应过来齐衡看着没精神,不光是守岁的原因,他往周围看了看,带着齐衡往没人的地方走了两步

“……我没想到,我自认为对人家好的,其实在人家那看来都是麻烦”
齐衡自嘲的笑了笑,落寞沾染了眼角的弧度,微微垂着,说不出的难过

花无谢最见不得他这副样子,也说不出为什么

就是见不得他觉得自己不好,见不得他难过,见不得他的真心付出了,却没有回报

他想要把他的好大声说出来,告诉全世界,告诉盛六姑娘,告诉盛家的祖母,让他能破涕为笑,如愿以偿;又想把他所有的好都偷偷藏起来,像那张被他夹进书里的带着檀香的纸一样,当做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想见他好,想他如意,想他能不难过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他自己却很难过

他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扳住齐衡的肩膀,“齐衡你抬头,你看着我”

齐衡抬起头,撞上花无谢的眼睛,平日里自带三分温柔的桃花眼里此时没有半分笑意,平静,又清澈得可以看出他满眼的认真

“遇上你,没人会不动心的”

“六姑娘是个极聪明的女孩子,她对你未必没有好感,但是她的身份不允许她有,她也不敢想象和你的未来”

——就像我一样

“你要给她许诺,给她实际行动,给她证明,让她敢想”

花无谢一字一句的说着,虽然嘴上说着的是“她”,但是完全代入了自己,他像是借着盛六姑娘的嘴,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自我剖白,说的全是他自己的心里话

他忽然醍醐灌顶般的懂了,原来我是喜欢他的

一番话说完,握着齐衡肩膀的手便松开了,他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突然感觉很累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要前行还是要止步……”

“都随你”















二花:哦!我懂了!原来我喜欢他!
哼哼:嘤我想娶六妹妹

可能是刀吧
ooc属于我_(:з」∠)_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吧!


花无谢在齐衡的帮助下从庄学究手里逃过了一劫,总是觉得承了他的情,便想着找时间请他吃酒

而齐衡在听了花无谢给他支的那些个招以后,也觉得要好好谢谢他,虽然有很多招他还没试过,有的试过了也并没有用,但他知道花无谢是一片好心,不能因为自己没成功而辜负了人家,便也想着请他吃酒

两个人看上去性格完全不同,但对于认准了的事都是个死心眼的,就因为谁请这事,差点吵起来

还是盛长枫从两人身边路过的时候听了,莫名其妙的道“一人一顿不就好了”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心想是这么个道理

盛长枫走了两步又退回来对花无谢说“你请小公爷吃酒竟不叫我?”

花无谢只好道“下回,下回一定叫上你”

盛长枫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酒楼若是由齐衡来定,定是选在樊楼了,樊楼虽好,但花无谢早就吃腻了,他和除了书塾就是国公府成天两点一线的齐衡不一样,京城里大大小小酒的楼饭馆他都摸得门清,最后由他定在了城东的一家酒楼,地方挺大,客人却不多,饭菜可口,价格公道,除了地角儿偏僻了些,其他都挑不出什么毛病,之前带家里的兄弟和朋友来过几次,算是他的一处秘密基地,如今也正式的介绍给了齐衡

两三杯酒下肚,齐衡也活络了些
他举着筷子,没了在长辈面前冗杂的礼数,屈起胳膊支着下巴,眉眼弯弯的听着花无谢胡咧咧的侃天侃地

花家武将世家,家风相对开放,属于父母都支持孩子放手追求幸福的类型,所以他从心底里搞不明白齐衡他们这种公勋门第的等级森严

花无谢问到他和盛六姑娘的事,他才把眼睫一垂,微微苦笑“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六妹妹总是躲,好像我是洪水猛兽似的”

花无谢看着他,少年人低垂的眼眸里纯洁的情愫一览无余,心里无端跳了一下

齐小公爷京城第一美男的美名实在不是浪得虚名的,容貌自是没得说的,从小锦玉堆里长大的人,却没有一点矫揉造作的脾气,他的脊背总是挺得笔直,却不让人觉得盛气凌人,他话不多,却不让你觉得他敷衍,就像是一块入手温润的玉,任谁也舍不得放手

品貌才华家世,他什么都不缺,人生漫漫长路在他这几乎是一条能一眼望到头的康庄大道

花无谢想,这样的人应得世上最好的姻缘才是

“我一定尽力帮你!”

莫说是盛六姑娘,就是天上的仙女姐姐,他也是帮他争上一争的!










怎么感觉cp逆了捏_(:з」∠)_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吧!


第二天一早,除了盛家几个姑娘和学究他老人家还没到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

花无谢坐在位置上哈欠连天的等着开课

文山在他傍边一边替他把书本笔墨都拿出来摆好,一边小声埋怨道“谁让二少爷你昨天又溜出去玩了一下午,傍晚才想起来要抄书,抄到半夜也只抄完了一遍,恐怕庄学究又要加罚了”

花无谢耷拉着眼皮,一副就要睡着了的样子

人在困到要睡着的时候,总有一种不管什么事都不足为惧的气势,花无谢此时便是这种感觉,听着文山絮絮叨叨的说话,心想着学究又算个什么,乐意罚让他罚便是了

文山收拾完东西,担忧的看了自家少爷一眼,便带着书箱退到了屋子最后边等着,花无谢困的快趴下了,恍惚间竟然看到有几页纸轻轻飘到了他桌上,他挣扎着坐起来些,才知道不是做梦,拿起其中一张看了看
——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抄了一整遍的盐铁论!

他揉了揉眼睛,扭头去看,文山把他自己抄的那一遍好好的压在镇纸底下,他又回过头看看自己手中这一遍,他抬起头看看前面的齐衡

花无谢瞬间清醒了,他自己的字是不堪说的,齐衡要学他的字自然是写的越紧密越不好看出端倪,更不用说这纸上甚至还残留着一点他平时惯用的熏香的檀香味

花无谢忍不住乐了,他把那些他最晚看了简直想吐的内容认认真真甚至津津有味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好笑的想,这算什么,封口费吗?

全然忘了他昨天撞破人家都秘密之后跟人家讨一遍抄书,在齐衡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看来,几乎有点威胁的意思了

然而不论他怎么想,齐小公爷仍然只留给他一个笔直的背影和一个英俊的后脑勺,风雨不动的任你揣测

盛家几位姑娘踩着点来了,后面便跟着庄学究,先是要检查盛六姑娘和花无谢的抄书

盛六姑娘先交了上去,学究只是大概翻了翻,并没有要认真检查的意思,花无谢松了口气,心想这回应该能糊弄过去了

他坐在位置上等着,看着手里几页纸,突然神差鬼使的伸出手指,偷偷从中间挑出一页不甚重要的,折了几下,飞快的夹进了书本里

“无谢,到你了”
花无谢应声站起来,走上前去把罚写交了,立在一旁等着学究检查,他眼神往席下一扫,看到齐衡也正紧紧的盯着学究这边,好像很紧张似的

花无谢又乐了,心想这小公爷怎么这么好玩,有点傻呼呼的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无意识的蜷缩了一下
他想,现在我手上是不是也沾着一点檀香了呢














怕大家误会所以说一下哈,把他俩的世界观强行加到一起以后,二花那边换脸的这种技术就很难加到齐衡的世界观上了_(:з」∠)_所有公主嫁了花满天就是嫁了,二花的初恋已经gg了_(:з」∠)_
祝大家看的开心哦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女孩子也太难追了吧!

小厮名叫文山,从小就跟着花无谢,两人是一起掏鸟窝一起挨打的交情
花无谢当下一回头,捂住文山的嘴
“嘘…小点声”
然后探出半个脑袋去看

只见比他早走一步的盛六姑娘盛明兰和比他早走好多步的齐小公爷齐衡,正对面而立,后面各自跟着小桃和不为
文山也跟着主子探出四分之一个脑袋

“六妹妹又要抄书啦?”齐衡问道,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笑意
“我帮六妹妹抄一半吧,我能学你的字……”

花无谢听着,心道,怎么不见你给我也抄一半呢

那边齐衡从不为那接过一些东西塞给盛明兰,又说了几句话,各自告辞

花无谢等着两边都走远了,才慢慢从矮墙后边转出来,拽着文山道“快走,出去可千万别乱胡说,就当你今天什么也没看到”

两人在盛家门口赶上了正要上马车的齐衡
“小公爷!”
花无谢喊了一声

齐衡一只脚已经抬起来踩在小凳子上,吃了一惊回过头来,竟有些心虚

文山牵了马跟在后头,花无谢是从来没有乘马车的习惯的
花无谢笑嘻嘻的凑上去,露出一排整整齐齐的小白牙,讨嫌的道“元若哥哥,帮我也抄一半书吧!”
“你…!”

齐衡急了,一把拉过花无谢的手就把他往车上带,一边拉还不忘对身后的文山喊道“我们俩家顺路,你们主子和我同乘一段儿”
花无谢猝不及防的被拉进车里,瞪大了眼盯着齐衡,想着这平时看上去温温和和的小公爷着急了也是什么都不顾了的
齐衡脑子一热把他拉上车来,冷静下来也手足无措了
逼仄的车厢摇摇晃晃,两人对视了一阵,都有点懵

“那个,你可别出去乱说”
齐衡抿了下嘴唇,开口道
“……我倒是无所谓了,但是有关六妹妹清誉的,非同小可”
“你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我就是逗逗你,没想到你竟然急了”
花无谢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看着齐衡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再说了,谁没喜欢过个姑娘啊,人之常情”

他想着自己喜欢过公主,比齐衡喜欢个五品官家的女儿要有出息的多,自认已经是个过来人了,于是放低了声音,竟给齐衡支起招儿来,给齐衡这个从小没见识过什么莺莺燕燕的优质贵公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少年人有了共同的小秘密之后,感情就会突飞猛进的被拉近,到了要分别的岔路口,两人已经有点依依不舍了

花无谢下了齐家的马车,文山把马牵过来,他按住马鞍,长腿一跨便稳稳当当的上了马

齐衡的马车本已经走出去了一段,不知怎的他又掀开帘子往后看过去
他看着花无谢骑在高头大马上,水蓝色与白色相间的长衫随风翩飞,似是感受到目光,他微微侧过头来,看到是齐衡便笑了,朝他使劲的挥手

眼角眉梢处都是飞扬的笑意

齐衡看着他,觉得这个笑容大方又明亮,好像能暖人心似的,心里没来由的跳了跳,也跟着笑了




【齐衡x花无谢】【哼哼花花】


盛家的书塾开办了也有些时日,庄学究德高望重,声名远扬,京城中不少人家都慕名前来,与盛家结交,将自己家孩子送进庄学究的书塾

花无谢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风水宝地,抬起头就是齐家小公爷永远笔直的后背,像一道墙,能让他躲在后边安心的开小差

齐衡深知道坐在他后边这个花家二少爷是个什么人物,长着一副能把女子都比下去的好皮囊,却不是个娴静的,仗着一身的好功夫下了课便上窜下跳,上课就没声了,有时候齐衡转头去看隔着丝绸屏风那边的盛明兰,回过头就能瞄见身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趴在桌子上眯觉,手里还不屈不饶的提着笔

有时候齐衡就想,这家父母费尽心思把儿子送进来,图个什么?

别说是齐衡纳闷,花无谢自己也是想不明白,自己家武将出身,连家里丫鬟都能过两招,就算要参加科举也是参加武举,又不是大字不识,何苦把他弄到这来遭这份罪

而且还只有他自己,大哥和三弟都能逃过一劫!

好在他天生就是个心里不留事的,这辈子心里最大的事就是他青梅竹马的倾城公主,前一段时间已嫁给他大哥花满天为妻,从此就彻底没了心事

盛家三哥儿盛长枫从后边那笔杆戳戳他,小声道“无谢,快坐起来,学究要下来了!”

他便赶紧坐直了,装模作样的写上几个字

反正也是在这熬日子,等再过个一两年,盛家兄弟和齐小公爷都上了考场,书塾便散了,他也就解放了

再过两年,等他年纪到了,娶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

少年人总是天真的以为,世间万事都会是会顺着他们的心意走的

“诸位今天就到这吧”
庄学究下来转了一圈,瞪了一眼做贼心虚的花无谢,又四平八稳的坐了回去“无谢和六姑娘留一下,其他人回去吧”

盛长枫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赶紧收拾东西带着自家小厮溜之大吉

花无谢心里哀嚎了一声,看着盛六姑娘用两碗鲈鱼羹贿赂了学究,自己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认为没有六姑娘的好手艺,也没有把老学究哄的眉开眼笑的本事,只好捏着鼻子认罚了

那边小厮早就收拾好了东西等着,花无谢低眉顺眼的领了两遍抄书,出了院子就原型毕露,三步并做两步下了台阶,走过一个转角猛地住了脚,身后小厮刹不住车,咚一下撞到他背上,好在他从小习武,下盘颇稳,才没被自家小厮给撞出去
“嘶……”
“二少爷你做什么突然停下啊!”